新會員結帳輸入代碼「HELLOTRV」可享首購 10% OFF 註冊

困在無風帶的第十八個傍晚


談光影的畫家人們會說上卡拉瓦喬、林布蘭特,讓我說他們如何用光,是持劍劃破黑暗,在夜晚的池塘忽倏地倒入一桶鱗片反射著月光的魚,漣漪同心緩緩擴散;或是維梅爾的手感,如反覆搓揉的麵糰,富有彈性地吸收了近午間逐漸明亮濃郁的日光。

最近四點半開始夕陽斜照的夾角很完美,在一張沒有熨平的白布撒上常用的天然石,意外造就了威廉透納的海景,你們曾看過嗎?微光像是用無名指蘸了杏桃果汁,輕塗在頂好的象牙色綢緞,困在無風帶的第十八個傍晚,鹽晶堆積於左舷砲座,雲層低臥在右舷的視野中,彷彿要親吻海面,落日用天使跌落山澗的方式溢出掌心。

風中飄搖的三桅戰艦會停在浪尖,一代帝國卻流放在千噚深水下。




Older post Newer post